超自然 VS 科技

God is like someone who is watching TV


談到宗教,我想發表一些對於做物主、以及我們日夜「賴以維生」的科技產品的感覺。

我自問是一個忠於上主的天主教徒。但在當今科技發達的年代,我也難免有些時候會想像上主其實會是其他型態的生命體。我深信上主是天地萬物的主宰,但正因為如果以理性的角度看,天主教的教義難免會引發很多具爭議性的地方。作為忠實的信徒,我只會以信念使自己相信。但同一時間,我也希望能夠找到一些方法,以現代的思維去理解天主教。因此在這個七十一旅程中,也許因為閒著的時間較多,一天我忽然想著,人們常常質疑,如果上主是萬物的主,希望所有人都幸福、世界和平。哪為何我們當中會有苦難、會有壞人?是否我們所認識的主既非全能、亦非和平?

我不知道聖經有沒有這樣說著,但我相信上主做人,並不要求人要百般順從,不然祂會創造機械人。上主創造人,給我們意志,讓我們自由選擇是否順從祂。當然全能的祂可以控制一切,但祂選擇給我們自由。用另一角度看,祂選擇讓我們自我發展。情非得意才伸出援助。

其實這代表什麼?上主是萬能,但並不代表祂願意無時無刻照顧著我們。我們也不應過份要求祂罷?再者,我們各自的人生都是那樣多姿多彩。上主就像喜歡看電視的我們。今天我們每天在同一時間都能接收數以百計、甚至千計的電視頻道。想像一下如果我們是上主,我們每天要觀察的是七十億條頻道!即使我們是萬能,總也會有些頻道比較吸引我們。而當我們被某條頻道吸引著時,自然不會去想其他頻道,即使我們有能力去飽覽所有。

因此,每當我們遇著一些困難時,正是因為上主正幫助一些比我們更需要幫助、更需要注視的人。祂認為我們這條頻道不是最重要,亦同一時間認為我們有能力去渡過難關。因此當我們埋怨上主對我們缺乏照顧的時候,其實就是因為祂對我們投以百分百之信任,我們是有能力讓自己變得更好。每當我們自怨自艾的時候,正是代表我們其實已有能力改變現狀,只是我們把精神都花在不必要的東西上。

因此,不要以為上主忘記了我們。其實是有些更需要祂的人正在接受祂的照顧。我們要自己解決問題,其實是一種福氣。當上主解決了其他人的問題後,祂自會回到我們的頻道上,幫著我們走上完美的結局。


是誰在控制誰

正當我的七十一旅程如火如荼的展開,我卻因為客觀環境因素而要投入工作。但是,我仍然有信心可以在兩個月內完成找遍八百間七十一店的創舉。既然我的工作地點是金鐘,每天應該可以花些時間尋找附近的七十一店。其實在高等法院工作,也頗有趣的。



金鐘海富中心 II

除了廸士尼站的車仔,這間應該是全港最細的固定七十一店了。

想到這裏,我不禁問,是工作防礙了我,還是我自己的問題?究竟是我們控制時間,還是時間控制著我們?

相信和很多人一樣,我不自覺養成了一個習慣,便是久不久便看一看手錶,看看時間。我不知這是否一種壓力。但我自問生活沒有什麼壓力,事事如意,為何會有壓力?不過我這個人自少便不需要用鬧鐘,我的生理時鐘從來沒有大錯誤,永遠也能令我於合理時間起床,不論任何情況,任何環境。這又是否一種壓力呢,我也不知道。但我是十分滿意自己這種技能的。

不過近日我發現自己看手錶的時間多了,我開始想像人們為何要手錶,或時鐘,即使有,又為何常常要知道時間。當然對於一些必要性的事情,掌握時間是必須,亦作別論。但對一般人來說,知道時間是否真的那樣需要?

假使一天你不用上班,可以漫無目的地走,為什麼不能隨意地讓時間溜走,忘記規律的生活?人類發明時間的原意,是不是要讓大家知道一天的分配,計算一年的遁環而已?人類發明時間,是要掌握時間,好讓自己能控制一天的生活,方便自己。而不被時間控制,使自己硬要七時起床,一時吃午飯,七時晚飯,九時梳洗,十一時睡覺。好像我們非要等到一時便不可進午飯,非到一時便不會肚餓似的。

為什麼要這樣呢?人類枉為萬物之靈,怎麼會發明一種東西來束縳自己?我們為什麼不能隨心所慾?硬要什麼什麼時侯完成某件事情,硬要給自己一個時限?我再強調一次,我所說的不是指一些要緊的事,我所說的是生活上的鎖事。我亦不是在叫大家過沒有規律的生活,只是我們應該想想是不是真的要那樣看重時間。


回到未來

時間,實在是微妙的東西。我的智商不低,但比愛因斯坦及霍金,實在相差太遠。所以我不能也不會挑戰他們的理論。但在我分秒必爭的尋找七十一店,又同一時間閒觀香江民生百態的時候,我漸漸發現時間的特性,並斗膽推斷,時光旅行是不可能的。

我當然不能自比愛因斯坦及霍金,但當年霍金出版「時間簡史」一書,我認為是一個極大錯誤。首先,這個宇宙根本不可能會有任何時間簡史、時簡精史或時間短史。因為時間根本沒有任何歷史。既然愛因斯坦及霍金這兩位物理學的僥楚都不相信我們可以作時間旅行,哪麼所有次等的科學家及哲學家,為什麼還要研究時間旅行的可行性呢?我們需要的,就是要明白世上根本不存在「時間」這個東西。「時間」只是人類虛構的一種概念罷了。

也許我可以這樣說:

其實什麼是過去、現在、將來?回想在我們遠古祖先的時代,他們並未有就時間發展出任何概念。他們知道的就只有白天和晚上,日日如是。由出生以至死亡,他們都不知道究竟已過了多少寒暑。也許他們以為,他們的一生就只有「24小時」般長。又或是對他們來說,他們的一生都是現在式。過去無法計算,將來更是想像不到。他們的一生都是從沒間斷的現在進行式。

在精神上,人的一生是不斷的生存。十年前你活著,今天你都是活著。你會有離去的一天,但今天你仍然活著。哪麼為什麼你必要形容你的童年是你的過去?你並非來自過去,而你的存在是現在的存在。你的過去是實在的存在,你的一生都是正在的存在,而不是一種過去。因此從來沒有人說自己是來自過去,正是由於你的一生都是現在進行式。我們的宇宙也是如此般運作著。

後來我們的祖先發明了日月年。他們這樣做是因為生存需要,要計算農事時間;而不是要區別過去、現在、未來。直至人類社會變得更加複雜,為了清楚記錄事件,我們的祖先才漸漸發展出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觀念。因此,時間的觀念無非是給人類方便。時間的存在從來不是要滿足人類的需要;宇宙的存在更從來不是要滿足人類的觀念。如果我們對時間的觀念從來不是我們所認知的;如果我們一向以為「一天」所指的是「一百年」(對於一些行星,這也是事實),那麼我們就永遠不會以為我們的童年是一個過去;而仍然是現在。因為一百年的一天由開始至今,仍然是「今天」,仍然是「現在」。

這種理解不只是一種想法,也是一種合理的解說。當我們面對浩瀚無邊的宇宙時,我們往往受著人類狹隘的知識和想法,而作出錯誤的判斷。只要我們放開眼界,我們會想一想,為什麼一天就只是兩次日出的相距?為什麼一天不能是一百年?如果一秒鐘是有一百年般長,我們仍然會認為一秒鐘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會是一個過去嗎?

以人類狹隘的思想去理解宇宙,當然是徒勞無功。假想我們是宇宙,一秒其實是一百年般長,甚至是一百萬年。這實在是不難想像,以宇宙一百五十億年的歷史,一百萬年相對宇宙來說,就只如一秒鐘的時間。所以一百五十億年就只是一萬五千秒,亦即是二百五十分鐘。而宇宙正不停地存在;如果你能夠問一問宇宙,它對於自己在一百五十億年前的感受,它大概會一笑置之,認為你腦筋有問題。「怎麼我會對自己在二百五十分鐘前的存在意識會和二百五十分鐘後的「現在」有任何顯注不同?

當然我們並非浩瀚無邊的宇宙,那麼想一想,你現在閱讀我這一本書。當你讀完這一句字,兩秒鐘便已過去。但如果我沒有提出,你會察覺這兩秒鐘的過去嗎?你也許只會認為在你開始閱讀那句句字,到完成閱讀那句句字的時間,都是同一時間,亦即現在。我們的腦袋只會讓我們知道,我們「正在」閱讀這句句字,而不是我們「之前」及「現在」都在閱讀同一句句字。

為什麼我們的腦袋會這樣想?因為兩秒鐘對我們來說是太短,微不足道。太短的兩秒鐘我們不會把它區分為過去、現在、未來。對我們來說這兩秒鐘都只是「現在」。從來沒有人會研究我們可不可以在這兩秒鐘當中時間穿梭。因為沒有人會想著從「現在」走到「現在」。這無非是無知、無理及無用。

簡而言之,如果我們以宇宙的思維去理解宇宙,便會明白在宇宙中從來沒有過去、現在和未來。在整整一百五十億年的歷史,對宇宙來說不過是二百五十分鐘而已;甚至更少。人類以其渺少的思想與理念以為一百五十億年是很長久的時間,但其實對於宇宙只是很短。由此,我們妄想要在這二百五十分鐘當中作時間旅行,只會貽笑大方。

在宇宙也許從來沒有時間的概念。時間無非是人類發明出來,作繭自縛的東西。宇宙也許從來不會這樣運作,又或是它有自己的一套時間模式。人類以自己創造的時間觀念去理解宇宙,但宇宙其實有自己的法規。

再看一看在宇宙中遙不可及的星體,它們「現在」給我們看到的景像,據說是百萬光年前的景像。以人類的理解,這些景像都是屬於「過去」的。但同一時間,在百萬光年以外的地帶,它們也「正在」存在。

而它們「現在」的景象,需要百萬光年後才會讓我們看見;亦即是一個「未來」的景像。由此,我們是否可以說那些星體,正正在同一時間,以「過去、現在及未來」的身份存在著?如是者,是否「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是同一空間?易或純粹表示人類所發明的時間,對於宇宙是完全沒有作用?

所以當我們明白宇宙與我們所發明的時間關係後,我們便會發現研究時間旅行只會是徒勞無功。不論你花了多少精力、不論你的太空船多麼先進,由「現在」回到、或進發一百萬年的時間,對於宇宙來說都只是一瞬間。在這一瞬間根本沒有所謂過去、現在和未來。

我相信總有一天,人類會有足夠的智慧去理解天地萬物。但也要記著,如果我們要理解宇宙,也要順著宇宙的法規。


除了是科技的奴隸,也成為了別人的奴隸

這個七十一之旅的另一體會,就是不用手提電話所帶來的平安。由於我想專心於我的冒驗,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沒有帶著我的手提電話。

我是一個不喜歡談電話的人,我喜歡面對面的交談。因此我常常不帶行動電話便離開住家。而我的朋友常常說我不帶電話,使到他們找不到我,好像我不帶電話是大罪,是離經叛道。人們離家是非帶電話不可的。

這些朋友實在討厭,我帶不帶電話為什麼要你過問?我不接電話又為什麼是一種過失?我不是有自由選擇的嗎?若是我的行動電話是你買給我,要我常常帶着的話,你便有資格過問。若不是的話,我真不明白為何不帶或不聽電話是一種過失。人們還要我非道歉不成。常常聽到人說:「不好意思,我沒有接到你的來電!」。這究竟是什麼邏輯?

我首先要問一問,我為什麼要買行動電話,不就是為了方便自己嗎?也許有些人會說是為了方便人家找他,但這不也是方便自己嗎?方便人家可以找到自己。既然是方便自己,當然是自己覺得理想便是了。我喜歡時便聽電話,不喜歡時便不聽電話,還有什麼好爭論?同樣事情發生在家用電話上,為何卻沒有人投訴我不接家用電話呢?好像家用電話是可以不接,行動電話便不可不接。這是哪門子的話?

更深一層,為什麼你找不到我便是我的責任?我不是為了你而生存的(親人另計),為什麼你一定要找到我,找不到我我便闖下了彌天大禍?為什麼你不怪自己倒運?不怪自己找得不合時侯?反過來怪責沒有需要負責任的人。

我購買了一個行動電話,它是我的東西,怎樣用它有我的自由,與你何干?但我真的不明白為何人們會有這樣不知所謂的想法。我要是永遠不接你的電話,你又於我何用?你還不明白這完全是我的自由,你怎也不能左右嗎?

真不明白,從前只有家用電話,沒有行動電話時,人們是沒有那種想法的。

我永不能讓科技控制我。我不是神,雖不能控制萬物,但科技是人類自己發明的,人類總也能夠控制自己發明的東西吧!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