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圍城

除了集中在大型屋苑、商場,以及交通設施外,我的另一個策略就是,先難後易、先郊區後巿區。因為我相信在巿區每一條大街都會有多至一間七十一店,所以只要我把最困難的地區先完成,接不來的日子將會變得容易。所以新界是我最先征服的區域。而全香港最大的島嶼 – 大嶼山自然就是我第一個目標。



大嶼山昂砰巿集

以香港的標準來說,這間古色古香的七十一店也許是全香港最「懶墮」的店。它竟然只在週末及假日營業。不過它的設計我確實很喜歡。而來到昂砰,竟然連大佛頭也不顧便離去,我實在不是什麼善信。



大嶼山梅窩

由昂砰乘車,下一站就是梅窩。我想梅窩應是第一間在大嶼山或者是離島開業的七十一店吧。我不明白為何大澳、貝澳及長沙等地方連一間七十一店也沒有。



大嶼山廸士尼地鐵站

看看這「間」七十一店,實在和廸士尼卡通人物一樣,十分可愛。我亦相信,它也可能是世界上最細小的七十一店。難到你不知道這就是「世界真細小」的意思嗎?開玩笑罷了!



除此之外,我在廸欣湖找到了這間七十一店。一點也不像其他的七十一店。從廸士尼外圍步行至廸欣湖其實也很辛苦。三十分鐘的來回行程中,我一個路人也沒有遇到,感覺就像身處在歐美國家之中,果然是廸士尼樂園。

從機場乘坐公共汽車來到東涌巿中心最東處,打算由那兒出發。首先是映灣園。我從映灣園外走了一趟,看不到有七十一店。如果店是在屋苑範圍內就不好了。因為香港的私人屋苑,大多門高戶深,警衞比惡犬還惡。出入往往會被他們查截。而且七十一店開設在屋苑內,我覺得不太合理。好像是專為某些人而設的,跟七十一公司為全香港人服務的宗旨好像不太一致。幸好我在有外來車輛駛入,警衞忙著的時候,快步走進了屋苑。找了一陣子,就找到了這間七十一店。再一次我要感謝天主,保佑我每次都順利完成目標。

之後直至返回巿中心,也找不到更多的七十一店。剛好記得有小輪由東涌至大澳,我跑了很長的路最後也能登上了。這天天色不算很好,但這短短的海上旅程也很寫意。我能看到機場的盡頭,及北大嶼山之美。到了大澳,我找不到七十一店,但這是我第一次到這香港的威尼斯,也覺高興。

我一直以為自九龍城寨拆卸以後,香港已不再有任何圍城。然而現今的屋苑、以至公共設施,大都被高高的圍欄完完全全的包圍著,連細小的蒼蠅也飛不進來。在這次旅程中,每次我走進這些地方都覺得渾身不自在。也許是適逢十月,在這十月圍城的氣氛下,旦覺不寒而慄。

相同的體驗在青衣發生。我實在不明白,為何香港很多私人屋苑都喜歡把自己圍在一道圍牆之下。更甚的是,在圍牆之下往往只有一個方向設有出入口,就大大使人十分不便。而可憐我十次有九次都是自作聰明地走去沒有出入口的方向,因而往往要繞一個大圈才到進入屋苑範圍,找到內裏的七十一店……其實我這天晚上獨個兒在這陌生的島上走來走去、上山下山,也沒有遇到什麼驚險的事。我覺得香港的治安十分良好,實在沒有必要常常把自己困在圍牆之下。

當然我和大部份香港人的想法不同,所以當我到屯門尋找七十一店時,再一次,我不幸地走多了路;再一次,我討厭香港的街道設計,及大眾的極端安全意識。從龍門居到新屯門中心,從地圖上看不過是一百尺的距離。我預計不到十分鐘便能找到內裏的七十一店。很自然,我選擇從龍門居南方的出口,繼續向南行,想必是最快、最短的途徑吧。可是當我到了新屯門中心的範圍,竟然在我對著的方向,完全找不到入口。我只好往其他方向找。結果一如以往,我每次都猜錯正確方向,非要繞足一圈才找到正確入口。比原定時間多了不只一倍。

其實我這次旅程,由南到北,再由東到西,走遍全港。我實在不介意花多少時間,多少氣力,流幾多汗水。但我很不明白,為何那麼大的一個屋苑,就只可以向一個方向開一個入口。一個聚居了上千人的地方,就不能多開些入口方便住戶的不同需要嗎?其次,既然每坐樓宇都有上鎖的大門,大堂亦有保安員。為何還要在四方加設一整道密不透風的高牆,把自己圍困起來,完全看不到外面的世界?香港真的要有如此嚴密的保安需要嗎?就算有外人走進來,坐在長櫈上,又對大家有什麼影響?如果是一大群人走進來,騷擾住戶,那時才請保安員阻止亦不太遲吧?為了萬中無一的可能性和所謂方便管理,卻犧牲了大家的方便、開揚的景色、自由的空氣,值得麼?我在外國居住的時候,到過很多地方都很少看到有用高牆完全包圍自己的住區。看來香港人從小就潛而物化地習慣封閉自己、拒絕和外人分享。

不過,原來這種圍城,只是門面功夫,外強中亁的。在尋找小欖帝濤灣的七十一店前,已知這是一座私人屋苑。從先前的經驗,我已想像和帝濤灣的七十一店拍照,難免會有所阻礙。我於是選擇乘坐計程車,相信憑此必定能夠順利進入屋苑範圍以內。果然,車閘毫不遲疑地為我的計程車打開。我就此進入了這座私人屋苑,並四週尋找內裏的七十一店。可是上天再一次要我明白到,對比我將要捐助的人,我在這次旅程所受的苦,簡直是微不足道。所以我花了近半小時,行遍了它所有的會所設施,甚至停車場,竟然都找不到一所七十一店。然而途中,亦沒有人干涉我的行動。可見香港的屋苑雖然自我封閉,門高戶深,內有惡犬。但原來只要你入了屋苑範圍,那些犬原來都不會向你吠。所謂保安嚴密,就是這個意思。

我本來想過放棄,但每當我想到我連邊境、機場也闖過,怎能夠為了一個私人屋苑而放棄?於是我硬著頭皮,推開了「請勿推開」的停車場側門,走進了屋苑的後座。終於給我找到一所七十一店。原來這裏的七十一店是設在屋苑外圍的。回想起來,實在正常不過。七十一店通霄營業,服務對像當然是越多越好。設在私人屋苑範圍以外當然是比在範圍以內為佳。再一次我又自作聰明,以為乘坐計程車直闖屋苑內部是明智之舉。

我開始意識到,哪管什麼圍城,在我完成八百間七十一店旅程後,我同一時間也許會完成多一個紀錄,便是成為一個遊遍全香港所有屋苑的人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