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 – 最成功的一天

今天是這趟旅程開始以來,以數字計算為最成功的一天,一共找到五十三間七十一店。結果五十三間亦成為我的最高紀錄。今天走訪「荃菁景」,為了一氣呵成,為了創下紀錄,決心在一天以內走徧整個地區。所以今天亦是自旅程開始以來最幸苦的一天,比走大嶼山更幸苦。大嶼山幅員廣大,但大部份地區我都是乘坐交通工具經過。荃菁區山多路小,但發展成熟,所以我必須用雙腳走進差不多每一處地方,才能保證不會遺漏任何一間七十一店。

荃灣葵盛西邨



由於當我離開立坊時,發現葵盛西邨就正正在對面的小山上。我知道如果沿行人路走,將要多花三十分鐘。因此我見小山不高,便決定爬上它,盡早到達葵盛西邨。我想很多人也會這樣想。當然,以香港的地域心態,我要跨過多個障礙才能走進葵盛西邨的範圍,亦不是多數香港人會願意走在非行人路上。但事實證明這樣走快很多。追追趕趕著生命香港人為何不會這樣變通?又為何香港處處也是圍欄?

荃灣南豐中心



鄰近荃灣地鐵站的南豐中心,不知怎的在任何時候都充斥著人群。來到這裏,真的要推著人堆才能往前走。也許世界紀錄大全如果有一項是全世界最人煙稠密的天橋,這兒一定榜上有名。

荃灣是香港最早發展的新巿鎮。我相信是因為相對其他新界地區,荃灣與九龍之間沒有太多山阻隔著。而荃灣直至近年為止,多年來亦是人口最多的新巿鎮。海壩街這一帶,相信是荃灣最早發展的住宅地區。也許由於和九龍十分接近,荃灣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九龍的延續,沒有一點新界郊區的韻味,和深水埗、觀塘差不多。難怪有很多人以為荃灣是屬於九龍區的。

荃灣海濱花園



從荃灣的舊住宅區一走便走過了新發展的海旁區域,看到正在興建的如心廣場和其他住宅大廈。當年龔如心女士仍健在,看到如心廣場的最後設計,我實在覺得可惜。原本如心廣場有機會成為香港最高的建築物,但由於荃灣區的高度限制,加上龔如心女士堅持大樓必須在荃灣豎立,結果如心廣場被一分為二。儘管我明白一分為二後的如心廣場的象徵意義,但即便如此,如心廣場和最初的設計比較起來實在是醜陋得多。相對於香港其他的高樓,完全沒有美感可言。當然如心廣場在高樓不多的荃灣區是足以能夠別樹一格,從維多利亞港中,遠遠也能看見。無論如何,這只是我的個人意見。我相信龔如心女士最遺憾的,不是如心廣場的外型,而是終其一身,也見證不到大樓落成的一刻。

荃灣樂悠居



荃灣新落城的所謂豪宅的名字實在可笑得很。甚麼爵悅庭、萬景峰,現在又來了這個INDI HOME(樂悠居),令人摸不著頭腦,確實有當年祈德尊新邨的風範。蹤然有了個奇特的名字又如何?什麼六星級的爵悅庭。記得當年關於它的電視廣告就更可笑得很。很難相像世界上會有一個與無數工廈為鄰的地方,能夠被冠以六星級。基本上連一星也有點勉強。也許,樓價就是六星級罷了。

荃灣兆和街



若說大河道、海壩街是荃灣的舊住宅區,街巿街這一帶就必然是荃灣的舊墟了。很喜歡街巿街這個名字,充分發揮了中國文字的獨特性。這一帶還有一樣東西令我覺得有趣,就是有很多茶餐廳。其中以銀龍茶餐廳,一共有七間之多。荃灣這一部份,看上去和旺角有點像。

葵涌石籬邨



多年前曾到訪石籬邨,現在人面全非。想找尋舊日的足跡,原來是那麼困難。「觸景傷情」這個感覺,原來在香港是十分奢侈的。

葵涌貨櫃碼頭



這次七十一之旅最令我難忘的一次經歷,就是連貨櫃碼頭也走進去了。我想大部份香港人,如果不是在那裏工作,一生也不會踏足那裏。當然連邊境、機場也有七十一店,但邊境及機場很多香港人也會踏足。只有貨櫃碼頭,真的沒有太多人想過會走到那裏。眼前的事物,是各式各樣的大型機器、川流不息的起卸活動,以及一個一個五彩繽紛的貨櫃;就像是童年時看到的樂高玩具的真實版。從前只有從樂高玩具才能想像得到貨櫃碼頭的情景,如今真實地一一呈現眼前。我由始至終都認為這次走進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貨櫃碼頭,是我的七十一旅程的最難得體驗。



美孚西鐵站南翼

美孚新邨又稱「中產公屋」。原是某石油公司的貯油區,後來發展成全港最大型的私人屋苑。我曾經花時間數數香港幾個大型屋苑的座數,確認直至現時為止,美孚新邨仍然是香港最大型的私人屋苑。雖然人稱美孚新邨為「中產公屋」,而相隔四五十年,實在難以繼續稱其為新邨。但論環境及配套,美孚新邨卻依然是數一數二的。也許就只有太古城能跟它媲美。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