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回 – 國際十字路會祝捷及捐贈善款典禮

大約是在一個月之後,七十一的香港代理公司再次跟我聯絡上。然而今次不是它們的支部和我交流,而是香港的總公司。結果在某一個下午,我走到它們位於鰂魚涌的總部,和負責人見面。他們很親切地歡迎我,我好像成為了一位什麼貴賓似的。

終於他們告訴我,他們決定捐助港幣八千零一十元予國際十字路會。由於我一共走過八百零一間七十一店,而我之前跟他們說,我的目標是希望有善長人翁,就我每一間走過的七十一店,捐助港幣十元。因此,他們定下這個款額,並即時把捐款支票交給我。

同一時間,他們亦告知我,我已成為他們的內部員工通訊的當月頭條。換言之,那一刻當我走進某間七十一店,也許就會有店員記起我。

最後,他們相約我,要是七十一店在香港開設第一千間同一時間營運的分店,我一定要抽空前來擔任其中一個主禮嘉賓。這麼難能可貴的機會,我當然一口答應。

在接過支票之後,下一步便是把它移交到國際十字路會手中。他們收到我的通知後,第一個反應不是欣喜得到善款,而是高興我完成了這個獨一無二的創舉。接着,他們認為如此難得的事跡,不能簡簡單單的把支票收下便算。他們提議我籌備一個祝捷會,好讓大家慶祝一番。我對這個提議完全受落,隨即便開始籌備一個簡單而隆重的派對。

由於整過冒險意念,無非是原於城巿大學的生活。因此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在城巿大學舉行這個派對。我其實大可找一個時間,以學生活動名義,租用一個地方,隨隨便便辦一個派對便是了。但當時城巿大學給我的感覺是,它們很喜歡在官方網頁上展示學生的成就。因此,我決定去信大學,看看他們會不會有興趣反客為主,幫我籌備一個簡單的捐款儀式。

於是我去信了相關部門。結果是等了三個星期,該部門告訴我,由於我是法律學院的學生,因此該部門現在決定把我的計劃交給法律學院研究。我對這個決定感到非常疑惑。我不明白以城巿大學學生的名義,捐助一個慈善機構,和我在學校修讀什麼課程有什麼關係。我更不明白為何該部門要花三個星期來下這一個決定。

不過,現在就只有靜待法律學院的回覆。如是者,又過了多過星期,終於等到法律學院的回覆。他們只是簡短的說著,他們對我的計劃完全沒有興趣。我此刻終於明白,原來城巿大學在網頁上所標榜的,無非都是學術方面的。一些新奇的故事,即使是充滿人情味、十分有社會意義的,他們是不會感到興趣的。其實這也不打緊,我只是惱恨他們,為何一件小事,被他們前前後後花了我兩個月。

我很尷尬地,在跟國際十字路會上一次對話的兩個月後才告知他們,城巿大學對我的計劃沒有興趣。可幸的是,國際十字路會並沒有感到不快。我們即時決定把祝捷會順理成章地移師至國際十字路會總部舉行。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一場望穿秋水的祝捷會,終於在國際十字路會的同好積極準備下,順利展開。他們把我的八百零一張照片印下來,完成了一幅相片牆。他們亦設計了一張看似簡單、但頗具心思的巨型支票,作移交的儀式之用。最後,他們更邀請了一些傳媒,報道當日的盛況。



我和幾位朋友,一同走到國際十字路會的總部,一場簡單而隆重的儀式即將展開。在我眼前,是一位一位熟識的面孔。當年我們一起為建立這個總部努力過,如今我再一次回來給他們更大的支持。看見那幅相片牆,我方知道我成就了一件非凡的事。因此,在我移交那巨型支票之前,我發表了一番感言。就是請大家看一看我,一個個子細小,手無搏雞之力的人,一旦有了助人之心,就任何困難都可以征服。所以,無論你是什麼,不要看輕自己的力量。亦不要以為時間多着、或已經沒有時間。只要有決心,隨時隨地,任可方法,總可以做到善事。不要以小善而不為,我相信就是我的寫照。



人生怎樣走在乎自己怎樣的選擇。不要說自己能力有限、資源有限,或環境已決定一切,沒有辦法去成就什麼。大凡定下了目標,懷著無比的決心,前面立了一幅牆,我們便繞過它。不能夠繞過它?就在它身上穿個洞吧。看一看!光線從洞口照耀過來。路並沒有因一幅牆而終斷,在牆外,它仍舊在我們的腳下,等待我們繼續勇往直前。

我的香港七十一店冒險旅程,走到這天,算是完滿結束了。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