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一馬拉松

於二零零七年十月至十二月期間,我由於閒著無聊。於是忽發奇想,決心行遍全香港所有七十一零售店。結果在六十天內,我的足跡布滿全港八百零一間七十一分店。當時估計全港共有八百二十間七十一分店,但我選擇在八百零一間停止,一方面因為有些分店我實在找不到;而且我直覺香港每天也有七十一分店開業,若我不選擇在一個地方停下來,我永遠都不會再有停不來的機會。況且八百零一和八百二十相差不遠,且聽下來也很悅耳。

我自覺是個十分有恆心的人。但要行遍全香港,找尋所有七十一分店確實需要很大的毅力。於是我想了一個辦法,可讓自己的決心更強。我多年前曾於一個慈善機構當義務工作,而多年來也一直跟他們保持很好的聯繫。於是我想到效法外國一些籌款方法,即是每找到一間七十一分店,便募捐港幣十元予這間慈善機構,亦即是國際十字路會。結果我找到八百零一間,我便籌得八千零一十元。這些善款主要來自七十一公司及支持我的家人和朋友。

其實我完成這個「七十一馬拉松」,除了幫助有需要的人外,可以說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當然是當時的我閒著無聊。除了每星期約一節的上課外,我並沒有其他事情做。而且香港正踏入秋季,實在是最理想的時間去完成這個創舉。可說是天時地利人和。

其次,朋友常常說我是個古怪的人,我也覺得自己可以做一些不平凡的事。雖然我的人力、財力有限,但這個七十一馬拉松,嚴格來說也是一項創舉,也是一項我可以能夠完成的事吧。哪何不軫年輕時去做呢?好讓自己年老時,能在家中和兒孫笑談一番。

更重要的,是我希望透過這件事,能夠以身作則,為其他人,特別是年青人做一個榜樣。告訴他們做人要有理想,要為自己的說話負責。不能常常只在空談,要坐言起行。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才華。只要有決心,任何人也可以用不同的方法去完成自己的理想、去改變世界。任何人也可以以各種型式去幫助其他人,改變其他人,為世界作出一點貢獻。

至於為何我會有這一個七十一馬拉松的構想呢?其實可以是從一杯酒談起。

每次和其他人談起我這次七十一馬拉松,他們的第一個問題總會是:為什麼我會有這個想法?其實整件事的發生,都是十分偶然的。就像歷史上所發生的一些事情,都是由於機緣巧合所致。當然我並不認為這個七十一馬拉松,能和歷史上的一些重要事件相題並論。

多年前初初到香港城巿大學進修碩士課程後,開始接觸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交流生。閒時會和他們到香港的酒吧消遣,也在此時才對香港的酒吧區有所認識。其實在香港飲酒也不算太貴,但要像他們般豪飲的話就難以估計。於是漸漸有人提意先到七十一買啤酒「打底」。由於我們出外的時間多在晚上。一般來說許多商店都已關門,就只有七十一仍然營業。而以這種情況來說,就只有七十一的啤酒最便宜。於是很快我們便有了到七十一買啤酒打底的習慣。這是二零零六年的事。

慢慢我們更愛上了到七十一買酒消遣,比到酒吧更高興。除了因為它的消費較平外,更因為它們「梗有一間喺左近」。方便極了!這種優點特別是對男同學來說更是歡迎。由於香港很多酒吧都提供女士優惠,但對男士就收費很高。漸漸很多男同學都不去跟女同學到酒吧消遣,寧願到七十一買啤酒在街上暢飲一番。如是者我們常常到香港島的七十一買啤酒,邊行邊喝。行到倦時便坐下休息。或吃點東西。但往往當我們準備坐下休息,或酒已喝乾的同時,在我們面前的,卻由出現了另一間七十一商店!這實在太美妙了!正好讓我們再買多些啤酒。

日子久了,我們發現原來這樣的喝酒下去,比去酒吧花數百元,困在同一個地方更有趣。於是我們便有了到七十一飲酒的習慣。香港的七十一是很普遍的。往往在同一街道有多個一間七十一。因此七十一確實能滿足我們這一班酒鬼。

後來到了一天晚上,一位來自美國的女同學忽然給了大家一個意見(她喜歡和男同學消遣,因此也和我們一起暢飲七十一,她也是我最喜歡的同學之一)。這是一個典型的晚上,我們在校園閒談,在準備出外遊玩之際,她忽發奇想和我們說:「我們常常到七十一買啤酒,邊走邊喝。既然中環、灣仔一帶有那麼多七十一商店,我們何不試一次七十一馬拉松?就是花一天晚上,走遍中環的七十一,每到一所便買一罐啤酒,直至不能再喝為止?」她的想法真是了不起,我們一班男孩子也覺新奇刺激。我覺得若真的實行起來,必然會很有趣。可是到我們出外之後,當晚卻沒有人帶頭實行下來。

此後的一年多,這個計劃沒有在我們當中消失。只是不斷流傳下去,卻沒有人真的付諸而行。到了二零零七年秋,這個話題忽然又熱了起來。一天晚上,我和來自美國華盛頓州的同學又談起了這件事。我們在喝著啤酒,也許他有點醉意(真的,不然我們便不會走上天台小便)。他向我說對飲遍中環七十一的想法很有興趣。他想和我一起完成這個壯舉。我一向覺得這件事很有意思,於是就答應了。

然而到了第二天,這位同學再沒有談起這件事,也許他已忘記了。那時我心想,為何現在的年輕人往往只識空談。他們常常說要獨立自主,滿腦子想法,要自我創新。時常埋怨成年人控制著他們,不讓他們發展。但他們可有想到,當他們得以有機會自主之時,他們卻不懂得如何去表達自己,甚至不去作任何事情。那樣子能稱得上是獨立自主的表現嗎?

再者,這個七十一馬拉松我實在聽了太久,卻沒有任何人正式開始過。我自問不是個十分堅持原則、很有抱負的人。但眼前這些未來世界主人翁,他們年青有活力,有學識、有時間。卻只在天天喝酒,談風花雪月。我不是說七十一馬拉松是件驚天動地、很有意義的事。但年青人總不能常常只懂吹牛,說了的事情明天一覺醒來便把它忘記得一乾二淨吧!他們好像說話不經大腦似的。從來沒有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的意識。這樣不成熟的表現,又怎能埋怨被成年人管制呢?

一時的「怒火」實在難以平息。於是我突然雄心萬丈,覺得既然沒有人有志向踏出第一步,就讓我去實踐這個計劃吧。當時我除了上課外,並沒有太多其他工作。其次,我以為全香港的七十一商店不過數百,雖然同學們告訴我實際數字應在五百以上。但我不相信香港有那麼多間七十一商店,我認為只要我堅持不懈,不出一個月,應該可以走遍全港的七十一商店了。

於是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我向我的朋友宣布,我將會完成七十一馬拉松的挑戰。但我不會每到一處便買一罐啤酒。若香港真的有五百間以上的七十一商店,若我邊走邊喝的去找尋它們的話,我相信在我完成十分之一的旅程之時,我已中酒精毒死了,哈哈!

那時我已知道我將會於十月中到高等法院工作,因此我必須盡快開始,並期望在十月中前可以完成最少一半旅程。當時我的朋友大抵支持我的計劃。他們知道我是個奇怪,但又有承諾的人。但他們同時也認為我不能夠完成這個創舉,原因香港實在有太多七十一商店,要完成的話也不是短時間可以做到的事。

開始的時侯,我並沒有告訴我的家人這件事。我認為他們只會說我精神有問題。而且我希望能夠在旅程上了軌道才告訴他們,令他們認真看待我所做的這件事。

就這樣,我開始準備工作。我嘗試到七十一公司在香港,以至世界的網站,看看能不能找到它們在香港的所有商店地址。但他們的網站,坦白點說,實在太簡陋,什麼資訊也沒有。我嘗試聯絡他們,也收不到任何回覆。不過從他們的網站,卻知道原來香港真的有超過八百間七十一商店。一時間,彷如晴天霹靂!不知如何是好。但再想不去,我這次行動,既然是要以身作則,為青年人做一個榜樣,讓他們明白坐言起行的導理。我現在又怎能夠自打嘴巴、臨陣退縮呢?好了,哪怕它八百或是一千間,我就不信憑著我的恆心,我就走不完這個七十一馬拉松。

終於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在沒有任何計劃之下,軫著到香港島維修電子手帳之同時,本著「擇日不如撞日」的心態,很平靜的,就開始了這個瘋狂、慌誕之冒險旅程。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