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訢的女孩

       

    在不到一星期內,我聽到兩位女孩電話的哭訴。

    第一次是在和朋友打麻雀後,乘巴士回家時的一個深夜,我坐在那女子的後一行。原本我一向也不會理會別人的一切,雖然我很清楚聽到她從開始已向對方哭訴。但過了很久,她還是在哭訴,而坐在她右手面一行的女人,就 如一般人的常常回看她。那類人真討厭,又不是關心她,聽聽她有什麼需要幫助,真不知為什麼要回看她那麼多次,難道要看三次才能確定她在哭訴嗎?

    我一直也不欲留意她,但她實在說話太大聲,我難免聽到她說的每一句話。大抵上她是經朋友介紹,做了公關小姐。滿以為不需要太多犠牲,只是陪客娛樂便可有不錯的收入,但也許世事沒有那樣簡單。在首幾日上班後,也許她發現這份工不易做,客人毛手毛腳,要求多多,如取如攜,實在無計可施。終於今晚,她決定不顧而去。回家途中,在車上致電給應是介紹她上班的朋友,哭訴不再上班。和朋友商量後,她致電給她的上司,也許是姑爺仔吧。一如她和朋友所料,姑爺仔極力挽留她,說她現在走,一分錢也不會有。她說不志在,並說自己身體有問題,需要休息。然而在姑爺仔的花言 巧語下,她終於說出真相。到此刻我相信姑爺仔已完全控制了大局。真相方面,原來除了辛苦外,她還受到同事的欺負。說了說了,事情已發展到她沒有話再可說了。而同一時間,她亦下車了。究竟她的結局會否如我所想呢?實不得而知。但我確信能勝任姑爺仔一職的人,口甜舌滑是少不了的。

    怎麼樣呢?那八卦的女人由始至終也沒有慰問那女孩。除了八卦,我實在想不到什麼原因。

    過了幾天,一個旁晚我又步行回家。半路上遇到一位女孩,又正在手提電話中哭訴。聽了一會,發覺她應是在跟她媽媽談話。她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說著什麼:「我怎麼不算孝順?我怎麼不尊重他?妳不記得我很少年紀便要出來掙錢,每個月的人工也全數交給他還債嗎?我是不孝的話,我現在便不會再和他一起住了!人家的兒女哪有這樣 辛苦呢?」由此可知,她控訴的應該是她的父親。一來困難,二來無謂,到此我再也沒有偷聽下去。

    越是長大,我越是覺得自己幸福。也許我是知足,但看著這些不幸的人,怎會不感激上主,我的家人,賜我一個怎樣說,也是愉快的童年!

反回主頁感覺隨筆詩詞歌賦歐遊集趣

 

 

000webhost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