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華酒店

            去年聖誕節後的一天,也許是最年輕的表姐出閣之日。拜她所賜,我有幸能一窺文華酒店客房的裝橫。這間在港島區數一數二的酒店,連名人也點名稱讚的,我實在有點興奮,看看它有什麼魅力。

         大約到了晚上十一時許,飽遊了中區的聖誕裝飾後,我和家人一行人走上客房,看到細表姐,果然去嫁的女孩是不會醜的。但我的志意不在於她,於是我四週看看。除了古色古香外,其實並非想像中華美。也許因為成立已久,只是一個添上了一份歲月昇華的貴婦,仍舊高貴。

         不一會,我已急不及待走去那個名流貴族嚮往的海景露台一看。感受一下萬多港元一晚的維港景色。通往露台的門原是關上的。我花丁點兒力,推開那受風力阻著的門。步出露台,一踏前,走向台邊,忽然一道冷風吹至!我從未有過這種感覺,心神一下子真的寒了一寒!不太愄高,亦自命天不怕、地不怕的我,那一刻真的有點愄懼。然而這一寒並未嚇倒我,我只是不以為已。為了一嘗富豪的滋味,我繼續走前,終於走到露台邊。

         一到露台邊,由於天色已黑,況且不是由九龍望香港,景色不太吸引,我不其然往下望,看看高處不勝寒的感受。就在這一剎那,我忽然感到一股推力,直望而下,不是很高的地方,但竟然有好像要我從高躍下的聲音在說著說著。我個人也頓時像浮起似的,雙腳好像離了地,不知從哪 兒來的衝力圍繞著我的四週。我實在不敢再望再企,連快退後數步,內心卻仍舊驚恐。

         我從來沒有這樣恐慌的感覺,只覺當天張國榮先生,從這個角度跳下,是怎會有可能做到的呢?只要稍稍一看,一般人是無法克服那種恐懼的,又怎會再有心思跨越橫欄,再頭也不回的跳下去呢?明顯地他當時已不再是一般人了。

         之後,我再次踏出露台,到邊邊往下望,實在太兇怖了。真的好像會跌下去的,雖然那驚慌之感已消失,但我再也不敢久留。反而到了另一面的露台,看著樓下歡渡佳節的人群,就完全沒有感覺。我由此推算,文華酒店那一翼,那一方位,是十分不詳的!

 

反回主頁感覺隨筆詩詞歌賦歐遊集趣

000webhost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