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樹頭

 

    最近友人介紹我到一間在廟街古色古香的冰室,原來旅遊雜誌也介紹過。食物沒有特別,裝修方面,如果不是友人介紹,我是不會對舊式冰室有興趣對。不過這間冰室總算整潔,坐下確有一番風味。

 

    我們喜歡靠窗的座位,可以一看樓下榕樹頭及廟街的百態。董生說要了解民意,要了解香港普羅大眾的生活,董生應該多到這間冰室。

 

    相信大家已看得出我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從冰室中遠望,實在比從太平山上望下那片由金錢隊砌出的風景畫更有趣味。每逢有外國朋友探訪,我當帶他到那兒看看,肯定他更喜歡那埵h於太平山。

 

    眾所週知,未到晚上廟街是沒有什麼東西看的。所以入夜前,要發詩興,就當看看榕樹頭公園。榕樹頭公園如倫敦的海德公園,可以看、可以聽人生百態。常常看到的都是年長巿民,他們或坐、或、或行、或企,無句無束,原來我從前以為只有外國人才喜歡隨處坐,其實老人輩的香港人早已如此。只是現代的香港人常常要扮清高,回想起來既無知又討厭。

 

    看著老人家閒談,玩樂,在他們的天地堿O多麼寫意。或許回家後各人有自己的煩惱,但能有一個空間,讓自己舒懷,還有什麼要求和埋怨呢?

 

    時光,很快便入夜了。廟街巿場的人開始準備一晚的工作。看到一些中年婦人,自力開檔。細心的把一件一件貨品陳列出來,我想每天晚上他也是如此的做,當然不能致富,但那種毅力就不是人人都有。人生在世,但求活得豐盛,還要爭些什麼呢?

 

    看著一個一個小販準備開檔,眼前就像一本香港民生故事書。一個一個個體,就是一個一個番開的故事。在我眼前,就是無限的生命,與無限的體驗。看著他們每一位,我好像在想像他們背後的故事。那賣眼鏡的婦人,想必家中有兒有女,每晚掙回的一點錢,就是要去換取兒女的一笑。兒女也必明白媽媽的辛勞,克盡己任,用功讀書。看著有志的兒女,才能說服自己每晚辛勞開檔。人世間的愛最偉大的當數親情,而親情中最使我觸動的就只有母愛。母愛是最無私最超凡最無邊際的。往往使我最動容。看著一個婦人獨力準備檔攤,陳列貨品,掛上吊橙,張開子,整裝待發,每晚如此,當中所包含的母愛,是多麼的深厚。一個母親為著兒女,不辭勞苦,不聞不問,每晚做著相同的事,就只有母親,有這樣的德性。在廟街這龍蛇混雜的地方,一個婦人,不怕什麼,就只怕家中兒女涯苦。隔鄰的男子,年青人,老叔叔,沒有一位像她一樣,牽引我的思緒。

 

    我就像一個作家,在冰室中起伏自己的思潮。但我真的希望我是一個作家,可以把母愛再一次更淋灕盡致地向世人歌頌。

 

 

 

反回主頁感覺隨筆詩詞歌賦歐遊集趣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