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感覺的一群

 

    這篇文章也許會引起牽然大波。作為一個寫作的人,也許會喜歡作品引起大波,但對性別崎視極端人仕,就不會怎樣喜歡了。

 

    若說香港的女性是自私,只愛自己,不理他人感受,我是絕對讚成的。但若她們不接受,我便要告訴她們,那即是說你們是植物人沒有感覺的了。

 

    女性真是奇妙的,難怪我新相識的一位朋友說,她們是世上第八大奇景,男人永遠驚嘆,永不明白她們。可是到後來還是讚嘆……

 

    無論青春少艾,或是師奶老婦,她們都是失去了一切感覺的。當然也有男性如此。但男性這樣做,不是因為他們自私或不理別別人,只是他們粗心罷了。

 

每天上班的時候,總希望車子來的時是空空的,一路至下車也是如此,因我已受夠植物女人的虐待。她們不論老幼,也是當你透明,你不禁會問自己,究竟是自己出了問題,是否自己給人感覺像冰冷的鐵,無情的木?否則沒有理由她們感覺不到我的存在,對我一點兒尊重,一點兒禮貎也沒有?

 

年長的師奶我也能對她們多點容忍,畢竟她們是長輩,文化水平我不會假設太高,若是國內的朋友,則更無需多說。最令人痛恨的,當是年輕的妙齡少女,你不禁悲痛萬分,尤其是你和我一樣是單身的話,真不想自己將來的妻子和她們一樣是個人辦。

 

曾遇到一位真的說她豬扒(十分醜的女子)也不為過,看著她上車,坐在我的身旁。滿以為只要是女性,不是男人就已十分好。誰不知她一坐下,就拿著整套化菻~在垂死爭扎……不錯,是整套!如是者,由她上車至下車,足足一句鐘,她就在座位上施其大工程。

 

本來在公眾場所施工於我來說已是不能容忍,既不尊重他人也不尊重自己。既然那麼著重自己的外表,理應一切妥當才出門吧!怎麼外表不在狀態便出門?況且那樣私人的事,在公眾場所做也絕不生。實在太失儀。若是一個著重自己外表的女子,怎能在公眾場所如此失態?不過人是有自由的,我不喜歡也不能阻止她吧。可是加上她的無禮行徑,就不能不使人大動干火了。

 

在我看來,一個正常的人,我指是五感正常,如果手部接觸到任何東西,理應會感覺得到的。應該會有所反應,繼而避開,就如我們接觸到危險的東西,奴燭光,即使沒有反射神經也會閃開罷。因此,當別人碰到我,我很自然會認為她會知道,即使不道歉,也會避開罷。可是這些女子,每次手部移動時,都會碰到我的手,可是不知是她裝作若無其事,定是她失去感覺,她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碰撞我的手。當然我可以主動避開她,但為什麼避開的要是我?又為什麼她一次又一次的,但都感覺不到我的手。我不禁開始想像我是否一件死物?別人碰到我不覺得是一件大事。可是我認為即使當你碰到一件死物後,你也會覺得不便,你也會避開的。哪麼我豈不是連死物都不如?我究竟是什麼呢?

 

就是這樣,她整整一小時手部碰到我差不多五十次。但完全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的。她化裝也就化了一小時。真是大工程。終於她下車了,我倒有興趣看看這樣不知所的女子是怎樣的一副德性呢?啊我的天!這樣子,化裝化三小時也是沒有分別的,只會更差,算吧啦!

 

老實說,我覺得她們不是沒有感覺的,只是因為香港女子普遍自私,不理他人罷。不信,你不發覺,如果同樣事情發生在街上,如果你們走在街上,她撞到你的手,她可不是不但不認為自己做錯,反而還對你「嘖」一聲,好像你對她做了件絕對不能原諒的嗎?由此可知,她們不是沒有感覺的!

 

在公司內,常常聽到穿了高根鞋的女同事,走起路事鏗鏘作響。女子穿高根鞋本來是件極誘人的事,可是在你埋首工作的事侯,那種令人討厭的聲音,頓時令你狂性大發。我當然明白穿高根鞋是會發出聲音,但若是你是一個不自私,一個行為檢點,一個為他人切想的人,你自會盡量控制自己發出的噪音。可是若你不是一個這樣的人,我除了說你是個沒有感覺的人外,也就沒有其他有說話可以給妳說了!

 

反回主頁感覺隨筆詩詞歌賦歐遊集趣

000webhost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