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為對錯定分界

 

    大大話話已聽了這句話十多年了,就是現今的學生語文水平十分低落。這是不爭的事實,原因很覆雜,我想我沒有資格定奪。但都不外乎資訊發達,小朋友吸收智識途徑不再局限於書本,使到他們少看書。我想情形就像當初白話文運動開始,國民的語文水準也下降了,但文盲數字卻也下降。看來知識普及於語文水平並不有著正比的關係。

 

    對於香港,這個情況顯得更加嚴重。由於香港使用廣東話,而且特別多口語,因此小朋友要學好中文,就難上加難。而有一點是香港的學生比較有問題的,便是寫別字。本人自小也是這個錯誤的常客,相信閣下下參觀這個網站時,必定也發現了很多白字。

 

    對於這個問題,本人最近發現了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

 

    其實就讀中學時,本人已就香港中文文法的問題,在報紙上發表過評論文章。原因我在一份十分暢銷的週刊堙A有給兒童閱讀的那部份中,發現了一篇由一位小妹妹投寄的文章,被週刊選了出來,給予金獎的嘉許,以及刊登出來給讀者欣償。我向來童心未呡,於是細心觀看。我即時的第一個感覺不是讚歎,竟是悲哀!繼而憤怒!怎麼可能?一篇文法完全不通的文章竟然會得到冠軍獎勵?但可怒的是,貴為一份暢銷的中文週刊編輯部,竟然會容許那種事情發生!當然我校興起一鼓投稿然,於是我也二話不說,拿起紙筆,寫了一篇評論給那週刊隸屬的報社。

 

    這篇文章的內容大致是說一位小女孩一次生日會上的愉快經歷。全文約一百字,內容算是豐富的。可謂有始有終,收筆自然。對於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女孩,能寫出一篇完整的文章實在不錯。可是這篇文章雖然內容算,但字埵瘨‘R拆口語,例如「」、「啦」等等。我們自小學習了中文那麼久,老師千辛萬苦勸告我們不要書寫口語。到了今時今日,我們竟從一個媒體中,得知寫口語是可以獲得嘉許的?!到底香港社會發生了什麼問題?我們的教育制度發生了什麼問題?

 

    我是一個很講求理性的人,但也不致於過份荷剋。我斷不會要求一個小女孩能寫出一篇傳頌千古的文章。但我斷不會因此讚賞她錯誤的行為。我只會鼓勵她,同時告訴她書寫口語的錯誤,使她明白。我很擔心這女孩從此以後的語文水平會變成怎樣。但也不由我去擔心,看看今天那些所謂大學生的中文水平,便能略知一二了。也許錯誤不存在於孩子當中,很多時候孩子的錯誤就是得大人的默許的。相信各位也有類似的經歷吧:小孩沒有禮貎,他的父母還幫著他說話等等。換句話說,錯誤就是存在大人當中,可惜悲劇卻是發生在孩子身上。我知道為人父母大多是「明蠻不靈」的,但我灳不能放棄,就如我當年沒有放棄保文化而去信報社一樣,我在此祈求天不父母張開心眼,你們今天所做一切以為是對孩子著想的事,想清楚到了將來,孩子的悲劇就是你們當年那樣帶給他們的。

 

    結果我的投稿給那間報社刊登了出來。我不知他們有怎麼樣的想法,也不知那小女孩有沒有失去作文比賽的獎勵 ()

 

    然而由今天所見,新生代的語文水平仍然持續下降。就知我那篇文章的作用有多少了。說也難怪,我不知大中華的情況,但就香港而言,中文的使用簡直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境界。外語的持續滲入,天馬行空的創造性,這既是中文變化萬千的優點,但也令中文成為世上最複雜的語言之一。但我個人認為新字詞的出現並非最大的破壞者,針對香港中文的原子彈可是一些舊字新詞。

 

    最近看到一個電視廣告,是關於宣傳其播映外地足球節目的。其中一句「英超盛勢」,是想告知觀眾英國各支球隊鼎盛,電視台強勢出擊云云。但要知道中文由始至終並沒有「盛勢」這個詞的,但就只有「盛世」一詞。「盛勢」也許就只有在這個廣告中有其意義,但在日常使用中就只能用到「盛世」了。不過大家一定明白到廣告的威力。在譖移默化下,我肯定小孩子現在有一半或以上已混淆了「盛世」的「世」字,究竟是怎樣寫的呢……

 

反回主頁感覺隨筆詩詞歌賦歐遊集趣

000webhost logo